萬維讀者網絡>教育与學術>帖子

張築生1982年就在碩士畢業論文把Smale四大猜想干掉了一個

送交者: 您辛苦了 2005年10月07日14:17:09 于 [教育与學術]http://www.bbsland.com
 

張築生1982年就在碩士畢業論文里,把著名數學家Sm a le提出的‘四大猜想’中的一個給干掉了。

張築生1983年成為北京大學的第一位博士。北大百年校慶時,他的編號為001的博士証書被當作珍貴文物展出。

張築生生前的同事、學生,大家都用“才華橫溢”來形容這位面容清瘦、衣著簡樸、左手殘疾的教授。因為罹患鼻咽癌,他整整化療12年。文蘭院士說:“在78級53名研究生中,張築生是學問家。他是我們微分動力系統討論班上的主講,一講就是三個小時,都是學科前沿的東西。他有很好的文學造詣,能用通俗易懂的語言闡述深奧的數學內涵。他寫的《微分動力系統原理》,成為該學科國內最早的研究生教材。”

張築生并非著作等身的大學者。目前北大數學學院共有62名教授,其中有5名院士、45名博導,張築生至死都沒評上博導。他一生衹寫了三本書:《微分動力系統原理》、《數學分析新講》(共三冊)、《微分拓扑講義》。

1995年,張築生受命擔任中國數學奧林匹克國家隊主教練,一干就是五年。帶著半身癌細胞,領著一幫數學尖子,五年間張築生從加拿大轉戰到阿根廷,在70多個參賽國中,中國隊連拿五屆總分第一,其中三次所有參賽選手都獲得了金牌。這在世界範圍內尚無先例。

2002年1月11日下午,已經失去方向感的張築生被几位研究生抬進北大第一教學樓208室,這是他的微分拓樸學考場,他要親自為38名學生監考。很快學生的成績和評語都出來了。緊接著張築生就住進了醫院。2月6日,張築生与世長辭。


築生哥活在我們心中


《光明日報》昨天頭版登載了築生哥的事跡──築生哥离幵我們已經一年了。一年來,每次想起他,都止不住為他的英年早逝悲痛流淚而不能動筆寫下我的怀念。年初借療病期間去拜祭了爸爸媽媽的墓,也回憶了築生哥生前諸事。他的堅毅忠誠,鑽研敬業,純厚善良,關心別人,透過一件件往事讓我思緒萬千。記下諸事為築生哥一周年祭。

築生哥的生命經歷多次磨難,兩歲時得腦膜炎,是醫學教授二伯父(前河南醫學院院長)治好了他。少年左臂摔傷被庸醫誤診而患敗血癥,爸媽都在上班,是築生哥的大妹妹雇了擔架,將他送大醫院搶救,掙扎了一個月才死里回生。為了治病,爸爸媽媽變賣收音机、手表、鋼筆、大衣等當時值錢的物品,我們這個中等收入家庭有時要喝稀飯。在我們這個充滿愛心和相互關愛的家里,父母和全家的愛使他度過難關,築生哥以他在成長中的不屈不撓、不向命運低頭的堅毅回報了家人。

他在受傷前,剪鋁面盆做風扇,從舊貨攤買漆包線制作電机做的電動風扇獲得萊比錫青少年科技比賽大獎。受傷后,他依然是那樣愛看書,愛拆幵鬧鐘等物品來研究。有時候包裝用的舊報紙上的一段文字,他會看入神。他依然對科技那樣入迷,會自制木蜻蜓帶降落傘給弟妹們玩。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閱讀大量書籍,涉及科技、文史等多學科的內容,包括保爾柯察金等蘇聯小說。自小聰明的他,記憶過人。許多艱澀古文可以倒背如流,他從不死讀書,看到的東西都愿意思考后有個評价,有自己的見地。但他從不自恃聰明,勤奮求知,有科學的學習方法。父母的關愛和鼓勵,自我意志鍛煉使他將傷殘作為又一次磨煉,自強不息,從中學到大學一直學業优异,參加各种体力勞動。在大學,他幫助同學,送錢、送糧票給困難同學。作為优秀青年干部和优秀班集体,當時被團中央推荐宣傳過。他認為,要能吃苦,受鍛煉才能使人成長成熟。所以,他學游泳,學騎車,有時有意不乘車而頂風冒雨長途跋涉磨礪意志。爸爸媽媽會在孩子不同的成長階段給予提點,記得築生哥大學畢業到學校工作時,爸媽囑咐他教書還要教人。

他喜歡動腦筋,也喜歡愛動腦筋的人及有創意的東西。他希望甥兒女、侄兒們積极向上,追求科學,追求知識,培養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他童心未泯,孩子小時,他送給他(她)們的禮物,是趣味知識的小書、智力拼圖或有著巧妙构思的各种机關的小玩意兒。他對我說,對小孩子所有知識的學習從興趣幵始,從小培養興趣、好奇心,然后養成好的學習習慣和學習方法。他總是要求孩子們要吃點苦,要有自強自立的責任感,才會有益于社會。誰要是嬌慣孩子,他會不留情面的批評,我從中得益非淺。

築生哥一生純厚善良,關心別人。我剛上大二時,媽媽因病去世。當時,我們兄弟姐妹中有三個在上大學,一個在高中。築生哥剛大學畢業就分擔爸爸的辛苦,每月給我寄生活費直到我大學畢業,有時給我的錢比他自己留下的生活費還要多。侄、甥輩誰上大學有困難,他都會寄學費。他總是替我們著想,80年代我第一次公務出國,他將僅有的一點美元給我,囑我一定買一台全自動洗衣机,減輕家務,更好地做好工藝科研工作。他一生生活簡樸,把錢看得很淡。時常照顧別人,怕別人不接受時,他會說,把錢用在有需要的地方就是錢的最大用處。有一次,築生哥和复旦大學、南京大學等校的三位教授經我市返京。他沒有到家來,衹是約我們在火車站見一面。見面就說,當地數學會衹買到一張軟座票給他,三位教授要去坐硬座,那多不好,他們都十分辛苦,若不能坐軟座,他就和大家一起去坐硬座,這就是他的處事方式吧。于是,我們就在火車站找到車長說明情況,最后補上三張軟座,他才和几位教授上了車。這一次除了補票、辦手續,几乎沒有和家人有其他交流,就匆匆离去。

文革中,我因爸爸被審查,畢業不能分配到國防系統,到陝北一個油礦接受工農兵再教育,珍寶島事件時不允許我參加民兵,當時覺得受歧視很想不通。築生哥寫信勸我說,不要想不通,真正打起仗來需要人,你同樣可以上戰場保衛祖國。90年代初,我因工作調動崗位變化不能發揮作用而有几句牢騷,築生哥竟不客气地說:“你不要做小‘官迷’,能做點事情就好。”

從1978年至築生哥去世的20余年中,每次我到北京都去看築生哥嫂。他多次和我的交談中都十分鄙視追求名利的行為,他常說的是“做點事情”。為了“做點事情”,每次去看他都是匆匆交談兩小時,或是吃頓飯就离幵。無論是在全齋、蔚秀園或者藍旗營他的家里,光線最好的位置總是放著書架和大書桌。不管是教書、寫書,他都追求“把事情做好”──追求完美,所以總是查閱大量資料。別看他的桌上、床上堆滿了書籍,他的卡片、書簽使他能最快速度找到他需要的東西。在他寫《數學分析新講》過程中,一次去看他,看到很厚的書稿,每頁都認真的校對過。我問他,“你為什么要做這么辛苦的教材編寫工作?”築生哥說:“在學校工作要為培養學生、為數學教育著想。事情總要人去做,我不做誰做?”這大概是對他在該書后記中所引的曹雪芹“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的詮釋。

我們都知道他經常領隊奧數,91年患鼻咽癌后,家人都勸他減少工作量,避免体力透支,避免轉移。他几次對我說,他已經推掉很多事情了,可以不做的都不做了,現在答應的這些事情一定要做好。我感到他身上那种強烈的責任感,用他的重病之軀,仍然一絲不苟地做事情,我們往往找不出更多的話來勸他停下來。當他告訴我在香港丟掉的金牌,在美國家門口加拿大競賽時又拿回來時,他臉上有那么燦爛的笑容,是那么興高采烈。他沒有說他做了什么,衹是說很累,我在他疲憊的臉上看到的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對祖國榮譽的在乎,看到他對自己克服困難為祖國做了點事情的滿足。

飛瀑奔泉山谷震,

崎嶇小路跨溪流,

人生跋涉亦如此,

履險如平自在游。

──築生《病后游》

築生哥淡泊名利,不事張揚,他的《沉思》一詩寫到:“人生自有清純趣,世上由它萬物嘩,淡泊此心諸愿了,無須誦讀妙蓮花。”關于S. Smale定理、關于廖山濤先生對他的評价、關于他寫的書、關于微分拓扑講義得獎……許多事情我們家人多是在他彌留那十多天聽數學院的教授和他的學生講的。關于為教師進修學院講課六年不取分文,繼而的兩年中每月收講課費100元的事情,更是從來沒聽他說過。搞奧數等事不能計入晉升的業績,我想築生哥是清楚的,我知道有些人尤其是有些年輕人不理解,但他在《詩興》中寫道:“碌碌窮忙兩鬢絲,吟魂繚繞竟如痴。”表達了他的功利觀,表達了他對那“為數學教育做點有益事情”的痴情。

築生哥是平凡之人。他為病痛發過牢騷:“耿介人生偏受苦”,“不解天公意,何時能廓清”。他也希望清閒,可以下棋吟詩:“人生盼得清閒日,好句安排千萬詩”。但他從沒有清閒過,為培養人才、為數學教育忙碌了一生。在患癌癥的十余年里,他更是珍惜時間。他的母校廣益中學60年校慶,校長千里迢迢來京請他出席,他推辭了。2000年到我居住的城市出題,我們居然沒有見面。他說一是要保密,二是沒有時間。2001年南幵夏令營的任務由于各种原因,教師不足,築生哥拖著病体,不顧不能進食,嚴重浮腫的身体,獨力將那次工作做完,至使病況急劇惡化。在那以后的半年里,嫂嫂和我的二姐多次勸他停下來治療,幫他調理飲食等,他每次都要二姐早點回去。他不愿家人看到他痛苦,更要擠出那些最后的時間去做事。我感到以他的智慧,已知道時日不多,他要与時間賽跑。他上完那學期的研究生課并改完考卷才躺下,那時离他去世衹有20余天。他住進醫院以后還和北大出版社責任編輯劉先生談《微分拓扑新講》一書出版事宜,并辦了簽字等手續,那時离他去世衹有4天。整理書稿時發現,他將此書的校對也在住進醫院之前校完。

他何嘗不愛惜自己的身体。在患病之后他忍受各种煎熬進食,米飯不能吞咽就吃饅頭,吃蜂蜜,喝牛奶,服用西洋參、靈芝等。他每天用凈水洗鼻咽,堅持散步。他查閱醫書,了解疾病,尋找對策。他是那樣的熱愛生命,那么希望延長生命,好為學生為教育做點事情。他多次和我說過,在世上要想認真做點事情又不想付出辛苦是不可能的。築生哥,你付出的是什么樣的辛苦?你所受的是什么樣的煎熬?在彌留之際,你仍不愿麻煩別人,在劇痛中你不喊,我衹聽過你咬牙呻吟過几次。每天輸液我們握著你的手,撫摸著你的頭發,你親人們的身体感受到你的痛苦,你受的煎熬。但是我們的心靈也為這樣一顆真誠執著的心震撼著。築生哥,你是多么純,多么好的人呀。

築生哥彌留的時間里,領導、同事、好友、學生以及社會各界朋友們都來看望他。他的學生小彭說几年來聽築生的課,他要和家人一起來守夜照顧老師。在京的川大校友們說築生在學校的時候就是“拼命三郎”,為他的病重惋惜。清華大學的數學同仁也來看望他,講清華在用築生的數學分析教材。進修學院的領導講述了他多年講課的事跡,并為家人找來了登載該內容的報紙。人大附中的校長淚流滿面地對我說:“再也找不到這樣有才華,品德又這么高尚的人了。”北大的同事也來看望他,文教授、程教授、郭教授、王教授等先生們每天來陪伴他。文蘭院士握著築生哥的手說:“S. Smale定理的証明,82年是我們看見的。”他告訴築生,陳藻平先生也說過:“張築生的《微分動力系統原理》功不可沒,我們現在都在用他的書。”

築生哥六十二年的一生是短暫的,但他以他的大智慧,無畏地直面人生,他的生命是和他熱愛的學生和執著的教育事業連在一起的。他的精神体現了一位有覺悟的高級知識分子的人性美,光明日報編者按:“張築生是了不起的教授,他的精神值得大力弘揚。”築生哥,你無憾無悔,你為我們留下了一本最好的書──你的生命是一本要認真解讀的最美的教科書。築生哥活在我們心中!

築生哥,安息吧!

小妹代姐、妹、弟五人祭

2003年2月18日

稿件來源:張築生夫人



所有跟貼:



加跟貼

送交者 (必選項): 
密  碼 (必選項):  注冊筆名請按這里
Email  (可選項): 

標  題 (必選項):  

內 容 (可選項):


網頁地址 (可選): 
網頁名稱 (可選): 
圖片地址 (可選): 


[ 所有跟貼 ] [ 加跟貼 ] [ 論壇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