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络>教育与学术>帖子

北大裘锡圭欲率弟子跳槽复旦 新东家表示将给予最高待遇

送交者: 阵容华 2004年12月06日11:17:42 于 [教育与学术]http://www.bbsland.com
 

北大裘锡圭欲率弟子跳槽复旦 新东家表示将给予最高待遇


  中国一南一北两所名校校网上曝出一条重大新闻:北大一支著名的学术团队,正准备集体“转会”复旦。在集团企业和体育明星队里,“集体转会”不是一个新鲜词,但在高校绝对还是一枚新闻炸弹,“一个人带走一个专业”的议论不绝于耳,引起了学术界和各高校的强烈关注。

  转会阵容豪华

  这支正准备更换门庭的团队包括现北大中文系教授、博导、古文字学家裘锡圭,其得意门生沈培副教授和陈剑老师。

  虽然这三位先生所精通的领域并不为大多数人熟知,但是他们在中国学术界却是声名显赫。其中年届七旬的裘锡圭教授自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开始潜心研究古文献学、古文字学,被业内认为是“中国古文字研究”的翘楚,而沈培和陈剑两人也是该领域的中坚力量。

  动摇北大文科地位?

  记者致电北京大学中文系,得知本来这个学期裘锡圭、沈培和陈剑三人都有专业课和选修课要开,连课表都排好了,许多同学冲着他们三位的名气选择了课程,但是截至目前,这些课程或者没有正式开课,或者转由别的老师开讲,而且目前在系里都无法找到他们。而北大校长办公室对此事的回答是“不清楚”。

  这几天,北京大学校网上有关此事的评论连篇累牍,而记者发现最为集中的观点是“一个人带走了一个专业”,有北大学子在北大学术论坛上叹息,因为有人认为“裘锡圭等三位先生离开北大,可能会动摇北大古文字学以及北大文科在全国学术界的地位”。

  目前北大的尴尬处境耐人寻味。因为外界都传说,裘锡圭是因为无法在北大实现他的学术理想,才不得已选择“出走”的。裘老一直希望古文献学、古文字学专业能从中文系独立出来,成立一个古籍整理研究院,但是受制于一些现有的行政体制和财政原因,心愿一直未能实现。这才最终引发了这场已经长达半年的“转会”工作。

  复旦专为他成立中心

  昨日记者致电复旦大学新闻中心求证此事,负责媒体接待的吴先生答复道:目前裘锡圭教授等三人都还未正式到复旦大学报到,具体事宜还在商谈中,可能再过十天或者半月会有一个确切的、公开的消息。

  复旦大学对此事如此谨慎发言并不令人意外。据了解,裘锡圭先生的本科学习就是在复旦大学历史系完成的,所以此事有“反哺母校”之意。有消息说,复旦大学将特为裘锡圭先生成立一个“出土文献中心”,级别相当于中文系,就极可能是最吸引这位学术泰斗的原因。

  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中文系一位副教授。他说,裘锡圭教授要到复旦来的事情,在中文系基本上是人人皆知,原本说今年暑假就可以办手续,但现在却又悬在那里。北大像裘老这样的人才有的是,管不过来,但复旦在古文字研究方面却比北大弱多了,所以求贤若渴。据了解,复旦大学将给裘老很高的待遇,跟当年把苏步青引进复旦大学来时的礼遇一样。校长和党委书记都直接在参与引进裘老一事。

  能否成行还有变数

  记者昨天辗转联系到多位与裘老谙熟的学者,包括浙大学者,都得到比较一致的答复:确有此事,但目前还未全部谈妥。因为此事牵涉到两家中国一流的高校,所以裘老本人不接受媒体采访,希望低调处理此事,千万不要伤了两所名校的脸面,毕竟能让该学科得到更好的发展空间是他们孜孜以求的学术理想。

学者裘锡圭欲离北大去复旦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北大中文系教授、古文字学家裘锡圭将携其门生沈培和同专业教师陈剑出走复旦的消息在北大不胫而走。"一个人带走了一个专业。"有北大学子在北大学术论坛上如此叹息。有人认为,裘锡圭先生本出自复旦,此举属叶落归根情理之中;然而有人认为,如果是裘锡圭心念母校, 一人离去即可,何必带上门生?其中另有隐情。但无论如何,裘锡圭的出走必会对北大古文字学在全国学术界的地位产生影响。

  记者采访北大中文系相关专业研究生和老师了解到,裘锡圭其实在今年夏天就有想走的念头,现在手续还没有办,但走还是可能要走的。而且原来据说是古文字学的李家浩教授、沈培副教授和陈剑老师要一起离开,但后来出于种种原因,李家浩留下了。而裘锡圭舍北大取复旦其实与裘锡圭本人与北大、北大中文系之间的关系无关,为了挽留这位北大文科翘楚,据说连校长和副校长都出动了。具体原因大家并不清楚,但流传在北大校园的说法是,裘锡圭一直希望古文献学、古文字学专业能单独从系里出来,成立一个古籍整理研究院,在做学术研究时会更方便一些,什么事情再经过系里就比较复杂。但他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当然,作为一所高校,拨款来自财政拨款,编制也是教育部设置,无论是资金还是编制,高校都很难灵活配置。但是,当复旦大学为了吸引人才,特为裘锡圭先生成立了一个出土文献中心时,裘锡圭权衡取舍,最后决定取复旦而舍北大。有研究生认为,"学科现在都有高下之别了",古文字学专业越来越不受重视,裘锡圭先生黯然离去自是必然。

  然而来自两校校方的回答又是另外一个版本。北大校长办公室的回答是,对这件事情他们"不清楚",复旦大学中文系办公室也谨慎地表示"不知道",而北大中文系办公室的回答是"现在还没有走啊,我们也挽留了"。

  那么,裘锡圭先生究竟有没有决定离开北大呢?记者几经周折拨通裘锡圭的电话,他向记者表示已经确定去复旦,但这件事一方面牵涉到北大与复旦之间的关系,一方面牵涉到个人与北大之间的关系,不想再说什么。沈培表示,自己全家都是准备迁往上海的,正在等候通知。

  "遥想复旦此专业将要风云际会的场景,不禁黯淡了今日的心情。"有北大学子在北大学术网站上慨叹。但一位北大的博士研究生对此事持相反的看法,他认为,这些事情从长远角度来说,对高校的改革无疑是一件好事。人才流动越多,体制就会越灵活。谁能给人才开出更好的条件,让研究者能够做更多更好的事情,人才就会向哪流动;北大的绝对影响力在慢慢减弱,这可能也是一件好事,毕竟,给了受教育者更多选择的机会。



所有跟贴:



加跟贴

送交者 (必选项): 
密  码 (必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Email  (可选项):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可选项):


网页地址 (可选): 
网页名称 (可选): 
图片地址 (可选): 


[ 所有跟贴 ] [ 加跟贴 ] [ 论坛主页 ]